奇案追中(第1篇). 1993年 “一点红”碎屍案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7-09-08  浏览 次  

1993年7月7日晚,吉隆坡一间靠近美达广场的高级公寓内,发生一宗震惊全国的分屍案!

警方对死者身分毫无线索,因此召开记者会,发布死者面目全非的头颅照片。有关照片堪称史上最恐怖照片。

吉隆坡半山芭红牌骚星外号“一点红”的蔡幼丝(30岁),与情郎发生性行为後,遭对方杀害并肢解屍体成11块,再装入数个塑料袋内,运往距离案发地点一公里的高尚住宅区「东菇山」弃屍。

隔日下午,一名清洁工人在弃屍地点打扫时,赫然发现数袋装有人体残肢的塑料袋,立即召来警方调查。

警方随後封锁现场,并在4天内先後寻获11段屍块,确认死者为一名女性,但对死者身份毫无线索,最终逼不得已召开记者会,发布多张死者残肢照片及特徵,包括死者面目全非的头颅照。

警方对死者身分毫无头绪,因此寻找一名街头画家根据死者头骨轮廓,勾勒出死者生前大致面貌,供民众辨认是否为自身亲友。

警方也找来一名巫裔画家,让对方根据死者头颅,模拟出死者生前面貌想像图,再交由媒体刊登,数日後,警方终接获死者房东来电称与画像女子相似的女房客失踪多日,警方随後立即到死者生前住所展开搜查。

警方与死者胞姐取得联系,要求她到医院太平间认屍,她一看到屍块阴部被修剪过的阴毛,当场确认死者为其亲生妹妹,警方终在案发两周後,即同年7月21日,确认分屍案死者身份,取得突破性进展。

案中凶嫌颜伟圣(当年33岁)是一名有妇之夫,他在死者身份确认当天自投罗网,向警方提供一张自称是死者留下的字条,由於纸条上写满中文字,警方对不谙中文的他起疑,当场逮捕他。

颜伟圣落网後,在庭上招认罪行,并称案发当晚他准备与死者分手不遂,死者持刀刺伤他後,他才夺过死者手上的刀,不慎将她刺死,随後担心命案被揭发,才狠心分屍,再清洗案发现场。

“一点红”还没成为红牌艳星之前,也曾到影楼摄下文艺照片,照片中的“一点红”长相清秀,非常好看。

1994年2月28日,命案主控官将谋杀罪状,改成误杀,被告颜伟圣承认罪行,获判坐牢15年,随後他上诉成功,获准减刑至12年。

2000年,刑满出狱的颜伟圣重返父母身边隐姓埋名,再追随父亲成为传教师,用传教洗涤罪孽。

破案关键:一张中文纸条

“我与李XX上槟城去,十天後会回来,回来後再打电话给你们……”

死者胞姐在死者失踪后,到处寻人,颜伟圣为防止她寻获真相,假冒死者名义,以中文留下一张没有署名的字条。

尔後,在死者身分确认当天,颜伟盛携字条到警局向警方提供详情,以此转移警方调查视线。

没想到此举却是自投罗网,颜伟圣不谙中文却能读懂字条内容,让警方起疑,当场逮捕他协助调查,让这宗轰动全国的分尸案趋越明朗化。

凶嫌携字条到警局投报,反落入警网的消息传开后,获得多家媒体争相报导。“一点红”画上浓妆後,尽显妖艳气质。颜伟圣长相斯文,气质温文儒雅,尽管双手被铐上手铐,被庭警带上法庭,外人难以相信他是1名碎屍案凶手。

命案被揭发後,死者被送往医院太平间进行剖验,死者身分被证实後,医护人员将死者残肢置入棺木,让死者家属办理领屍手续。

死者被分屍成11段後,警方只能发布死者屍块特徵,供民众认人,其中包括死者口腔内仅剩的数颗牙齿。死者其中一段小腿残肢上,清晰可见凶手切割屍体时留下的刀伤,由於残肢被发现时,已腐烂发臭,因此可看见屍虫蠕动。

当时的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哈山助理总监警方在命案被揭发後召开记者会,发布死者残肢照,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早日破案。颜伟圣与“一点红”谈判分手失败後,不仅杀害她,还狠心将她的屍体肢解成11段,再装入塑料袋内丢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