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徐奇渊: 2017中国经济下半场进入防守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7-07-18  浏览 次  
中国经济接下来将如何演变?徐奇渊认为,中国2017年的经济,将是“上半场得分、下半场失分”

明天将赴台出席“2017天下经济论坛夏季场”的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是中国新生代经济学家中的领军人物,被视为“精英中的精英”他同时担任中国财政部顾问,专长为人民币汇率与国际化、国际金融、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本文是他的观点与分析

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中国在2017年的宏观经济走势,那就是“上半场得分,下半场防守”

为什么“上半场得分”?这必须先从2016年中国经济开始说起去年中国经济增长是超出预期的,反映在几个指标上:

第一,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在去年的表现,是2013年以来的最景气状态

第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幅度达到8%,比2015年高了近三个百分点,工业活动出现了复苏

第三,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也就是工业产品出厂价格,在2016年下半年由负转正,意味着企业比较有条件走出债务通缩,对去杠杆、增强获利能力是非常有好处的

因为经济增长有惯性动力,所以2016年的增长动力,至少可以维持到2017年上半年,也可以从几个指标来看:

首先,房地产投资额在2016年的年增率将近7%,比2015年明显提升房地产项目开工会有一个周期,这个周期至少会延续到2017年的第一、第二季,所以今年上半年,房地产对中国经济仍然有一个支撑作用

第二,2016年末和2017年初的企业平均产品库存,是2009年中以来最低的一个时期,表示消费需求非常旺盛原材料库存则是过去10多个月来的最高点,代表企业家对未来非常乐观,所以囤积大量原材料,以免未来涨价

第三,消费者收入信心指数和就业信心指数,都已经达到三年以来的最高点

第四,外部不确定性在2017年上半年还没有完全变现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果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从提出到具体落实,需要通过国会,可能要到2017年下半年、甚至2018年的上半年,才会执行

从这四个方面来看,今年上半年中国的经济稳定是有把握的稳中求进的压力增强

但到了下半年,中国经济可能会出现的不确定性及风险也会逐渐暴露,会有一些防守压力

第一个是内部原因,房地产投资下降2016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政府已对房地产市场有一些限制经过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开工周期后,2017年下半年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会出现一些下滑,甚至不排除出现负增长的情况,可能会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拖后腿”的情形

第二个是外部原因,在全球经济变化动荡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将会受到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市场等两个外部冲击

首先是国际贸易,前面说过,如果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出口施加压力,这个时间点出现在2017年下半年的可能性非常大

其次是全球经济在2016年末开始,出现了一些转折

在此之前,全球宏观经济可以用“四高、四低”来概括“四高”指的是高流动性、高杠杆、高资产价格、高风险;“四低”主要是实体经济面临低利率、低投资、低通胀、低增长

这可以总结为两点:第一,实体经济低迷、低增长;第二,金融市场泡沫放大,流动性盛行

美联储上半年两次升息,使得全球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开始稳中有紧,甚至对一些新兴经济体来说,流动性是明显的缩紧

对中国来说,美联储升息,开始收紧流动性后,中国国内资本就会出现向外流动的压力,人民币也会出现贬值压力,对中国维持汇率稳定和阻止资金过度外流,带来挑战这些因素,让“防守”成为今年下半年中国宏观经济的基调

(2017天下经济论坛

夏季专场稿)